鬼医毒妾 第五百六十二章命儿悬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i.com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慕轻歌敲着桌面,斜翘着唇角讽刺的笑了,“不过,依我看,这事儿很有可能会成。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哦?”端木流月饶有兴味的问:“怎么这么认为?”

  慕轻歌不咸不淡地,“总有一个人要联婚成功的。”

  “啧啧,小歌儿,你还真是聪明呢!”端木流月咂咂嘴吧,“跟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拜托,我也是有脑子的人好么?”慕轻歌白端木流月一眼,没好气的道。天启和啻刖联婚不成,就只能和北陵了,而方才端木流月说婚配的人里面没有容擎之和蒯紫映,所以,一定要有人联婚才能达到两国紧密联系的目的。

  “小歌儿,你有脑子毋容置疑,只是有些人就是担心太多了,总担心你吃亏。”端木流月意外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大喇喇的站了起来,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子瞟了一眼容珏,意味深长的对慕轻歌道:“小歌儿,你要多关心一下你夫君,最近他命儿悬着呢!”

  话罢,不等慕轻歌反应过来,对皇甫凌天道:“凌天,我们走吧。”

  皇甫凌天不语,任由端木流月将他推了出去。

  慕轻歌一脸严肃的盯着容珏:“怎么回事?”

  “你别听那狐狸的。”容珏叹了一口气,容色寡淡,对着慕轻歌却很有耐心,干燥温暖的大掌在她脑袋上摸了摸,“事情没有他说的复杂,别胡思乱想。”

  慕轻歌脑海里反复的出现端木流月说的那一句话,抿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跟我说说。”

  容珏正欲开口,将离便出现了,垂着头恭恭敬敬地喊:“王爷。”

  “嗯。”容珏沉沉的应了一声,一手捧住慕轻歌的脸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蛋,温声道:“我现在要出去一趟,晚上回来再谈可好?”

  说着,站了起来。

  慕轻歌拉住他要收回的手不让他走,固执的问:“可会有危险?”

  容珏浅浅的笑,笑容温暖得足以安抚人心:“为夫保证,不会。”

  容珏的保证对慕轻歌来说,还是非常可信的,她心松了一些,却不忘嘱咐:“你要小心些。”

  “好。”容珏浅笑答应。

  “对了,跟你说一件事。”慕轻歌想起了华懿然的事,附耳过去在他耳边说给他听,容珏听罢,眸子闪了一下。

  慕轻歌没察觉,道:“慕容书彦说你回来让我们通知他的,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看他好像挺急的。”

  容珏眸子幽深,“我办完事,直接去找他吧。”

  “好。”

  “注意安全,无论什么时候都小心一些。”容珏垂首,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垂下头鼻尖轻蹭她的脸蛋,温暖亲昵的嘱咐道:“知道么?”

  “知道啦!”慕轻歌吐吐舌头,“要小心的是你才是吧。”

  容珏笑了笑,也没多说,拉着她的手要和她一起下楼,慕轻歌道:“你先下去吧,我让他们将这架子鼓搬一下再下去。”

  容珏没放开她的手,也没有急着率先离去,反而寡淡的吩咐人将架子鼓和吉他都办下了慕轻歌的马车,才拉着她一起下了楼。

  然后各自上了各自的马车,各自离去。

  走到途中,慕轻歌去了一趟别宅。

  她去到的时候,暗流碉堡的人都在那一间下人房间里面,暗流碉堡少堡主也醒来了,看到慕轻歌过来,都脸上有着欢喜。

  “珏王妃!”

  慕轻歌点点头,直接问病人:“今天感觉怎么样?”

  暗流少堡主薄染凉笑了一下,他脸色苍白,笑容又苦又涩:“除了痛,已经没有别的感觉了。”

  话罢,看着自己的手臂又连忙道:“不过,有时候,能感受到痛,也是一件好事。”

  “这样的时候你就只有忍了。”慕轻歌道:“最好不要随便动,你的手伤得太重了,移动容易扯动伤口。”

  薄染凉应道:“是,一定谨记。”

  慕轻歌转脸看向程弈城,“今天伤口可有消毒过了?”

  “有。”程弈城有些激动的道:“按照您教的做的。”

  慕轻歌点点头,伸手过去查看薄染凉的伤口,半响颔首:“处理得不错。”

  慕轻歌一句话,程弈城像是得到了奖励似的一脸兴奋。

  慕轻歌最担心的是薄染凉的手臂恢复情况,所以想了想,还是掀了白带子,重新提他查看伤口,看着他伤口的恢复情况,笑道:“恢复得比我想象中要好。”

  其他人一听,都禁不住要高兴,薄染凉扬起一抹笑,“多亏珏王妃您了。”

  “客气。”慕轻歌替他重新包扎好带子,沉吟一下,还是开口:“暗流少堡主,我有一事相求。”

  “珏王妃请说,主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办到!”薄染凉应道:“珏王妃,您救我一命,请直呼薄某名字便好,不必客气。”

  慕轻歌摇摇头,“该有的尊称还是要的。”慕轻歌可不想让薄染白在手下面前丢了面子,说了这么一句,便将红翎公主的事说给了他听。

  “这事不难,要找人,我们定然比朝廷快。”薄染白自信从容:“珏王妃,不出一天,定然将公主行踪透露给您。”

  “不用汇报给我。”慕轻歌可没忘记容晟的话,她无意欺骗任何人,“如果她有危险的时候,帮她一把即可。”

  薄染白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很尊重她,应诺:“好的,随时派人留意她的情况。”

  “谢谢。”慕轻歌道:“最好不要让任何人察觉这一件事。”红翎公主这件事是在太过蹊跷,慕轻歌办起来总是要小心翼翼的,怕一不小心就反而连累到珏王府和暗流碉堡。

  “明白。”薄染凉道:“珏王妃,有事情尽管吩咐,染凉定然尽力而为!”

  慕轻歌笑了笑不置可否,也不过多逗留,给薄染凉改了一下药单子便回了府。

  回到府中,慕轻歌好生的将架子鼓和吉他安置好,一边想送上门礼物给赤若绝一边去华懿然的客房去看华懿然。

  她去到华懿然的房间的时候,华懿然还没有醒,还是她在她的房间里处理了一些事物,她才醒来的。

  而她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