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五百五十五章 只有两人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端木流月这话明眼里是说皇帝对赤天骄宽容,实则暗指赤天骄用两国的关系来开玩笑,有恃无恐,不上大雅之堂!

  赤天骄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眼睛暗暗瞥向赤若绝,一副求救的模样。

  赤若绝冷冷淡淡的模样,对赤天骄的求助恍若不见。

  赤天骄咬紧了唇,垂着头抓着杯子的手有些抖。

  想不到后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慕轻歌到底有些意外。

  容珏则由始至终鲜少说话,赤若绝亦然。

  气氛一度静默,众人连进食的动作都变得轻巧起来。

  秦子清看一眼端木流月,转头扫一眼四周,好奇的问端木流月:“怎么不见添香?”

  端木流月的脸色瞬时就冷了下来。

  慕轻歌眯了眯眸子看向秦子清,端木流月昨晚那一番话能骗得了皇帝,难道还能骗得了她秦子清不成?

  她定然知晓端木流月和吏添香关系并不怎么样,甚至还形同水火,她故意在这个时候问端木流月这句话,自然不是因为好奇,而是给端木流月添堵的!

  掐住别人的软肋,一击即中,秦子清果真是厉害!

  有了秦子清这一个回击,赤天骄的脸色也好看起来了。

  看秦子清堵端木流月的话,慕轻歌就不高兴了,正要开口替端木流月扳回一城,赤天骄就继续之前那一个话题,“说起英雄大会,天骄还真是遗憾啊。天骄素来久仰天启的英雄大会,这一次前来本以为能开开眼界的,却不料生了一些变故姗姗来迟,与英雄大会擦肩而过。”

  赤天骄说得一脸的可惜,慕轻歌扯了扯嘴角,道:“天骄公主不必可惜,英雄大会还会有的,天骄公主只要是有心想看,一定能看得到的。”

  “也是。”赤天骄见慕轻歌肯搭理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些,“我听子清说,珏王妃你曲子唱得惊为天人,一首古筝曲,一首吉他曲是么?”

  慕轻歌睨她一眼,不知道她想说些是么,并没回答。

  “其实,方才天骄看到珏王妃您背着的吉他,我还吓了一跳呢!”

  “哦?”慕轻歌扬眉,“不过是一个乐器罢了,天骄公主为何会受到惊吓?”

  “也不能说惊吓啦,就是有些惊讶而已。”赤天骄诚实以告,笑容甜美,“在这之前,我其实早就在二王兄哪里看到过这样一把乐器了。不过之前我不知晓是什么,二王兄也讨厌,我一直问,他却不肯多说,直到现在才知晓这模样的乐器叫做吉他呢!”

  赤天骄的话一出,慕轻歌感觉容珏抓住她的手里到达的快要将她的手骨给捏碎了!

  慕轻歌皱了皱眉,轻轻晃了晃他的手。

  容珏抿着唇,一言不发。

  秦子清若有所思,“天骄,你二王兄也有吉他?”

  “对啊!”赤天骄撅撅嘴,不知道是在不高兴还是在撒娇:“我之前就玩过一回二王兄的吉他。”

  秦子清眨眨眼,目光温婉清澈的问慕轻歌:“珏王妃,说来也奇怪,英雄大会之后,子清便对吉他产生了兴趣,一直想请老师上府教的,结果爹爹的人寻遍了整个皇城和民间,竟然好像连听都没听过有这个乐器呢!”

  慕轻歌夹菜的筷子一顿。

  赤若绝的眸子布阵痕迹的深了深。

  容珏就这样看着两人,眸子平静得就像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赤天骄则咦了一声,“是么?寻遍了民间也没听过么,为何二王兄竟然也懂?”

  秦子清摇摇头,如果清澈如溪水,没有一点阴影痕迹:“这大概是缘分吧,总感觉这世间好像只有珏王府和啻刖二殿下懂的感觉。”

  这话秦子清说得很随意,其余的听者反而有心了。

  人人都听出了一些异样的意味,然后再想起两人在千暮山上的相拥,看向慕轻歌和赤若绝的目光多了一抹怪异。

  慕轻歌不是感觉不到其他人打量的目光,容色坦荡,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解释。

  清者自清,解释太多也没有用,只是,容珏身上明显散发出了一股不能忽略的冰寒出来。

  现在人多,慕轻歌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她看了一眼秦子清,秦子清能说出来那样一句话,倒是让她心底腾起一股不一样的感觉。

  秦子清好像没察觉自己说了不妥的话,和慕轻歌的视线相接,朝她盈盈一笑。

  她的笑容温暖干净,恍若春天的暖光,暖绒透澈,柔柔的洒落在地上,有足以让万物复苏,大地回暖的力量!

  而慕轻歌的脑海里,却腾起了一个想法:这个女人,真可怕!

  赤天骄没察觉两人之间的视线来回,听了秦子清的话,沉吟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皱眉道:“其实说来也奇怪,这种乐器天下人都不会,为何只有珏王府和二王兄会?况且,听之前你们的话,你们不是多年不见如今才碰面的么?为何看到你们,总感觉你们像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慕轻歌抓住筷子的手紧了紧。

  赤若绝薄唇一抿,瞥了一眼赤天骄,眼底若有似无的多了一抹警告。

  赤天骄咬了咬唇,扯出一抹笑:“二王兄,我说错了什么么?”

  赤若绝一字不说,冷冷冰冰的瞥她一眼便别开了视线。

  赤天骄却脸色一变!

  她很明白,赤若绝这是连和她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来天启这么久了,她甚少见他开口,开口的时候连一个手指头都数得出来!而慕轻歌一过来,他却是嘘寒问暖的!

  慕轻歌看着赤天骄,眸底泛起了疑虑的色彩。

  是不是她太过多心了,赤天骄对赤若绝是不是太过关心了些?

  而且……昨天晚上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她感觉不到什么第一,这一刻她明显觉得赤天骄投来她身上的目光变得锐利冰寒起来!

  她对她生气,是为了赤若绝!!!

  但是,两人不是兄妹么……

  赤天骄明知道赤若绝是她王兄,还在大赤若绝的主意……

  慕轻歌心思辗转,这个想法让她像是吞了一个苍蝇似的,替赤若绝难受,竟然一直被这么一个人缠着。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