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五百五十三章心甘情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i.com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华懿然没醒,慕轻歌也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她将需要处理的东西搬来华懿然的客房,一边处理事务一边等她醒来。

  莫约大半个时辰之后,管家匆匆忙忙来报,说慕容书彦的人送来了几箱药材。

  管家不知道慕容书彦为何要送来药材,征求慕轻歌的意见:“王妃,慕容世子一举送来那么多药材我们该如何处理?老奴之前查看了一番,发现全是珍品,我们可要准备一些回礼?”

  慕轻歌抓着朱笔沉吟一下,“这药材不是给我们珏王府的,不用归药库,也不用回礼,直接送到这个房间来吧。”

  管家一愣,有些不明情况,不过他从来都很本分,不会多问,当即过去让人将几箱药材都搬了过来。

  慕轻歌以为管家所说的几箱,是那种能放在掌心拿着的那种精巧礼品箱盒,却不料看到七八个人抬着那种能装下一个人的八宝箱进来!

  慕轻歌无语扶额,“慕容书彦会不会夸张了点?”这么多药材,都快要能开一个药店了!

  给华懿然补一下身子,至于用那么多么?

  就算是把药当饭吃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四大箱满满的药材摆在一个客房,客房一下子便变得狭窄起来。

  管家搓搓手,“王妃,这么多药材摆在这里,真的好么?”

  “别人喜欢,就随他去吧。”慕轻歌计算了一个数字,一边低头写一边又好笑又无奈的道。

  这是慕容书彦对华懿然关心的表达方式,虽然这样的方式夸张了些,其的在乎和心意,倒真是让人动容。

  除了不能娶华懿然,慕容书彦可以说是对华懿然掏心掏肺的好了。

  管家捉摸了一下慕轻歌的话,笑着就下去了。

  华懿然睡了莫约一个时辰,终于醒来了。

  感觉到她的动静,慕轻歌立刻扔了朱笔走到床边,“然然?你醒了?感觉如何?”

  华懿然脸色苍白,闻言笑了笑,有些羸弱,“没事,我好多了。”

  慕轻歌上上签,替她号脉,也松了一口气,“的确好多了。”慕轻歌笑了一下,想了想,忍不住道:“然然……你打算怎么办?”

  华懿然抓住被子的手紧了紧。

  “别怕,别担心,我们一起想办法。”慕轻歌抓住华懿然的手,目光坚定的对她道:“我们都在,一定不会让这件事往坏的方面发展的。”

  慕轻歌明白华懿然的处境。

  未婚先孕,这个词,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太严重了。

  事关贞操守节,此事一但传播出去,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浸猪笼,火烧等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华懿然到底是一个古代人,对于这些事比现代人要更加在乎,更加忐忑一些。

  “歌儿,怕我倒没怕。”华懿然感受到了慕轻歌手传递给她的力量,“只是,我在想,这件事如何才能更好的处理而已。”

  “不愧是然然,果然够勇敢。”慕轻歌没错过华懿然眼的坚强,赞赏的道。

  “不过,然然,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个孩子,有些事项,我要好好嘱咐你一下,免得日后再犯。”

  华懿然在被窝里点点头,“你说。”

  “首先,你心态要保持,不能过于情绪化,切忌大悲大喜。还有,你饮食睡眠都要上心一些,可不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睡眠一定要充足。”慕轻歌道:“还有一点,不能喝酒。”

  最后几个字,慕轻歌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的。

  华懿然眨眨眼,跟慕轻歌撒娇:“好啦,歌儿,我以后绝对不喝了!”

  “不是不让你喝,孩子生下来之后,你不喝我都会找你好好祝贺的!”慕轻歌见华懿然懂得跟她撒娇,眉开眼笑的道:“不过,还是看情况而定啦,看在你是孩子的娘的份上,我还是会让的。”

  华懿然听得快乐的笑了。

  笑了一会,华懿然抓住慕轻歌的手,“歌儿,你都不介意么?”

  “介意?”

  华懿然眼神闪躲了一下,嗫嚅道:“……我未婚先孕,不守贞操妇道……”

  “然然。”慕轻歌打断她的话,目光清澈真诚:“我们虽然认识不算久,但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了,这些话都不要再说了。况且,感情的事是外人很难判断的,在我看来,你和慕容世子并没有错。”

  只是局势弄人罢了。

  最苦最煎熬的,其实是她和慕容书彦才是。

  华懿然一愣,心里的慌张和无措,一时间平复了很多。

  英气爱笑的她,少见的红了眼圈,抓住慕轻歌的手紧得慕轻歌手背都疼了。

  “然然,好好的对自己。”慕轻歌温声道:“这件事,还有以后,我都会祝福你的。”

  “歌儿,你真好……”华懿然泪带笑的晃晃慕轻歌的手,一脸的感动,还有隐隐的撒娇。

  “好了好了,莫要哭了啊!”慕轻歌见她又是笑又是哭的,忙嘱咐道:“你胎儿才两个月左右,是不稳定阶段,再加上你又出了这样的事,一定要保持心情愉悦啊!”

  华懿然乖乖的点头。

  “还算听话!”慕轻歌伸手揉一把华懿然的脸蛋,迟疑一下,道:“一个多时辰前,慕容世子来过了。”

  华懿然脸上并没有意外,“哦,是么。”

  “然然,你……怪他么?”

  “怪?”华懿然听到这一个字的时候,出神了一下。

  回过神来后,睫毛轻颤着看向自己的抓住慕轻歌的手,发现慕轻歌的手比自己的更纤细更白嫩,她的手因为常年习武练剑,有着薄茧,比起皇城的大家闺秀,当真是粗糙了很多。

  但是,这样一双手,也不知晓为何那个人会不顾她凶悍的毒打,十多年来一直坚持要握着她的手。

  无论她言语如何恶劣,他都浅笑包容。

  慕轻歌看着,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她只感觉,华懿然真的变了。

  她骨子里的那一股肆意,那一股张扬,都收敛了不少,多了一分惘然和成熟。

  她也说不上这样好还是不好。

  就在慕轻歌以为华懿然不会回答的时候,华懿然道:“既是心甘情愿,为何要怪别人?”

  慕轻歌笑了。

  她想多了。

  其实,华懿然还是那个华懿然,无论她经历过什么,她骨髓深处透露着的果敢,和敢爱敢恨,永远都不会变的!手机请访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