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五百四十六章 娶妻后娶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慕轻歌应了一声,自己正在写的这一张单子其实是给慕容书彦的。

  想到慕容书彦,慕轻歌便忍不住道:“好端端的,慕容书彦怎么就被赐婚了?而且,明明然然和他的婚约也是皇上赐婚的,为何不让他们二人先行成婚,偏要让慕容书彦先娶一个侧妃进门?”

  容珏不答,黑眸盯着她。

  慕轻歌莫名其妙:“你看着我作甚?”

  “你难道不知晓,其实世子王子等娶妻,其实大多数是先娶侧室的么?”这世人谁人不知晓这一点啊,这丫头倒好,竟然问出这样的话!

  慕轻歌愣了一下,笑得有些不自然的道:“但是,你,二王兄不都是先娶正室么?”

  “这只是个别例子。”容珏道:“通常的情况是娶妻后娶正。”

  靠!

  还有这样的规矩啊!

  慕轻歌灵光一闪,“今天皇上想要将天骄公主指给你,凭天骄公主的身份,不可能会任其居于我之下,如果这件事成了,是不是会先将我降为侧室,然后扶正她?”

  “虽然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但是如果按照规矩来的话,是的。”

  擦!

  慕轻歌暗暗咬牙,赤天骄明知道这一点,却还装模作样的说甘愿为奴为婢呢!好一招以退为进啊!

  如果容珏当真收了赤天骄为奴为婢,不出三日,应该就会被皇帝给正名了!

  难怪当时那么多人同情和怜悯她,原来还能这样啊!

  虽然事情没有发生,但是慕轻歌心里有些不舒服,脸色不怎么好看的问:“皇上今天动作频频,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么?”

  “嗯,应该是。”容珏含糊的应了一声。

  慕轻歌转头皱眉将他看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她来这个世界并不算久,再加上自己没有这个身体的记忆,对于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她也没有所谓的人脉,她所有的消息来源都来自容珏,如果容珏想隐瞒她一些什么,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慕容书彦成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为何会这样问?”容珏眸眼微眯,声音低沉的问,“是不是因为今天赤天骄之事不高兴?”

  “她会突然这样开口我是有些意外,但是,我一直觉得不是她也会是别人,所以也没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慕轻歌直言不讳,“不过,经过了今晚的事情,我总觉得我对于周遭的事情知晓太少,也太被动了。我不喜欢这样迷糊不知的状态。”

  容珏认真的听着,一双清泉般的眸子望进慕轻歌双眼,点了点头。

  慕轻歌瞪他,“你点头是什么意思?”

  “一切如你所愿。”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这是什么回答?

  容珏笑,伸手过去摸摸她的脸蛋,“也就是说,你以后想知道什么,都可以来问我。具体到每天我去做什么在想什么,你都可以问。”

  慕轻歌翻一个眼白,“你当我审犯人是吧?”

  容珏扬眉,表示:“我保证不会烦的。”相反,他还会很高兴,以前他每次去做什么,慕轻歌都不会问,回来也不会问。

  好像无论他去做什么她都不会很在乎似的。

  “每天问一遍,你不烦我都会烦,我每天也有很多事儿要做的好么?”慕轻歌没好气的道。说完,看向容珏,是她的错觉么,她怎么觉得容珏好像对自己的宽容还不乐意了,还有些……委屈?

  慕轻歌莫名其妙,正欲开口,门被敲了一下。

  容珏叹了一口气,脸上哀怨的神色消散开来,问:“谁?”

  “王爷,沐浴的热水送来了。”门外的人应道。

  容珏:“送进来。”

  话罢,他对慕轻歌温声道:“我先去沐浴,方才我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慕轻歌哭笑不得,他难不成真的喜欢一整天被自己问东问西啊?

  慕轻歌没有真的将容珏的话放在心上,在容珏去沐浴之后,自己继续低头写单子。

  一刻多钟之后,容珏沐浴出来了,慕轻歌正在低头写一个草药的名字,但是有一个比较复杂的字忘了。

  “王爷,黄蘖的蘖你知道怎么写么?”以前她其实很少写这样的单子的,以前记载什么都用电脑,电脑打多了,就抓笔忘字了。

  “那种草药黄蘖?”

  慕轻歌惊喜的转头过去看他,“你听过这种药?”

  容珏应了一声,将手上的衣袍往一个挂子随意扔了一下,他刚沐浴完,身上穿着一套丝滑的白绸里衣,里衣的衣襟只有一个条带子堪堪收着,松垮垮的露出漂亮喉结,性感的锁骨,还有一片结实的胸膛。

  由于刚沐浴完,露出在外的皮肤还有几颗晶莹的水珠,那水珠因为容珏行走的动作,慢慢的向下滑……

  慕轻歌咽了咽口沫,脸红了一下,收回视线,“过来写一下给我看看。”

  容珏刚沐浴完,应该是不冷,所以也没套上其他衣袍,穿着一套里衣便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了过来。

  他没有走向慕轻歌的侧边,而是自慕轻歌的背后弯下腰来,温热的胸膛贴着慕轻歌的后背,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抓住她抓毛笔的小手,下巴搁在她娇小的肩膀处,问:“忘了那个蘖字?”

  他刚沐浴完,身上的气味干净清爽,异常好闻。

  慕轻歌被他被他搂在了怀里,他说话时,气息喷在她耳畔处,又灼热又痒,让慕轻歌耳尖一红,躲开了一下。

  “怎么不说话?”容珏惩罚的含住她而耳垂咬了一下,“是不是忘了那个蘖字?”

  慕轻歌被他咬得身子都颤了一下,听了容珏的话连忙点头,“是是是,是那个字,你写给我看看。”

  “夫人,为夫给你写,你是不是要给为夫奖励一些什么?”容珏说时,慕轻歌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一个湿软的东西有一下没一下的舔了舔。

  慕轻歌躲了躲,“你别闹了,我还要将这单子写好……”

  “嗯,你写你的吧。”容珏很坦然的说着,但是说完,却又在慕轻歌的脖上留下一个湿润的吻痕。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