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五百一十九章 暗流碉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好大的口气!”声音娇亮的人嗤之以鼻,“就你现在这状况,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说这个?我们要杀你,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慕轻歌但笑不语。

  用剑指着慕轻歌的那个人一双眸子锐利如鹰眼,却又沉静如沉水,直勾勾的盯着她,却对另外一个人一直在观察重伤的人道:“情况如何?”

  那人摇摇头,眼圈红了,“恐怕……不行了!”

  “什么?!”声音娇亮的人一听,暴怒,剑尖直指慕轻歌,“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住手!谁敢动我们主子?!”管家此时一句蹿了进来,他动作极快,身子一闪踪迹难寻,极少人能看清他是如何动作的,只听一声过后,他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人刺向慕轻歌的剑尖了!

  慕轻歌眸子一眯。

  她知道管家定然是会武功的,毕竟别宅的区区一个后院守门人都如此厉害,管家能当上珏王府的管家自然是不同凡响的,却想不到他竟然如此厉害!

  其他人也一愣,有些讶异的看着管家。

  用剑指着慕轻歌的男人薄唇一掀,“阁下功夫不错,报上名来?”

  “剑从我们主人脖子上拿下来!”

  “管家。”管家抓着剑的手掌不停的有血往下滴,慕轻歌皱眉:“我没事的,你太慌张了。”

  “老奴早便说过有些人不值得救,您冒着危险救人,他们却恩将仇报,当真是狼心狗肺!”

  “你说谁狼心狗肺呢!凭什么说她救了我们少主,她……”

  “莲降,住嘴!”

  那个叫做莲降的有着娇亮声音的人跺了跺脚,“师兄,你没听程大哥说么,少主都已经……”

  那师兄瞥了一眼莲降,莲降这才噤声。

  “救不了了?”那师兄声音声音很轻,有些沙哑的问。

  “是我无能。”被莲降叫做程大哥的人垂首,一脸黯然,很是难受的模样,“与少主对抗之人非等闲之辈,少主心脉被震断,心脏更是几乎被震碎,两手臂的血脉破损零落,一只手臂差点被砍断掉落……”

  莲降眼底闪过一抹痛色,怒瞪管家:“凭她是动不了我们少主的,动手的人是不是你?!”

  “莲降!”那个程大哥镇静了一下,道:“放开他,对少主动手的应该不是他们。”话罢,也示意其他人放下武器。

  “为何?”莲降不服气,偏生不放。

  “方才这位老伯也说是这位姑娘救了少主,我想是真的。我替少主把脉的时候,知道有人给少主喂了极其罕见的护心丸,如果不是护心丸的作用,少主应该活不到现在的。”

  闯进来的几人,除了莲降,一听,纷纷放下了手中剑,对慕轻歌拱手道:“不知情况,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这些人倒是个个都有情有义。

  慕轻歌悠悠的看向莲降,看着他手中的剑。

  “莲降!”原本用剑指着慕轻歌的那个男人冷言命令,“放下剑!”

  莲降不敢不从,在管家松开手之后将剑给放了下来。

  “管家,给我一张凳子。”慕轻歌手中还在拿着血管缝合器维持着缝合的姿势,不好轻易走动,经过了这么一会累坏了。

  “是。”管家连忙给慕轻歌搬了一张凳子来,慕轻歌也掏给他一瓶药,“上一下药,都这个年纪了,还这么大动作作甚?以后注意些。”

  管家心里有几分感动,忙弓腰道谢。

  其余几人看着管家几人,一时沉默。

  慕轻歌也没在意他们,只是问管家:“知晓他们的身份么?”

  那几人一听,脸色一绷,一双双眼像是利箭似的射向管家。

  管家恍若不见,恭敬的对慕轻歌道:“如果属下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暗流碉堡的人。方才用剑指着您的人是现堡主的大弟子夜神冀,莲降现堡主收的最后的一个弟子。还有一位程氏世家的子弟,程先生的侄子程弈城,具有少年神医之美誉……”

  管家这话还没说完,几人剑同时一出,直刺管家!

  顿时,管家的脖子上架了好几把剑。

  “我没听过什么暗流碉堡。”管家光听着一个莲降就能猜出那些人的身份当真厉害,慕轻歌翘着二郎腿,云淡风轻的道:“我只想问一句,属于大奸大恶之人么?”

  被众人用剑驾着脖子的管家容色镇静:“算不上,不过,黑白都混,和第二世家相比较白一些,名声和第二世家并列,都是狠角色。”

  莲降娇声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于我们暗流碉堡的事知道得如此清楚?”

  慕轻歌和管家都没有回答。

  “狠角色啊……”慕轻歌眼睛眨啊眨的,灵气逼人:“其实我挺喜欢狠角色的这个形容的,而且这人还是狠角色的少主头头,我想救了他对我来说会很有用。”

  管家老眼精光一闪。

  而暗流碉堡的人则对望一眼,觉得眼前这个一身华服,清丽得像是一幅画的女子说话和思考的方式像是一个谜。

  而且,她说了什么?

  她说……她能救少主?!

  几人都还没能消化慕轻歌的话,却见慕轻歌已经将杨三招呼过去,手里拿着尖细阴冷的器具在弄着什么,弄得手上一手血。

  “喂!你要对我们少主做什么?!”莲降冷声质问慕轻歌。

  慕轻歌眸子虚眯,眸光冰寒蚀骨,“你们的到来已经浪费了我快一刻钟的时间了,如果不想你们少主死,就给我安静一点!”

  “你能救我们少主?”莲降眼睛满是怀疑,鄙夷的道:“程大哥都救不了,你区区一介女流,看模样最多十五,能救得了少主?”

  慕轻歌垂下头来,顺着放大镜继续动作,“你也是女的,这么看不起女子……”

  “谁说我是女的!”莲降像是受到了屈辱,面纱上面粉白的额头都红了,明显是给气红的,“你敢说我是女的,信不信我……”

  “莲降!从现在开始闭嘴!”夜神冀冷声命令道。

  莲降轻哼了一声,乖乖的噤声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