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四百五十一章闲适相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i.com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先不说容珏能不能接受这一点,就说这件事也涉及道赤若绝,也是属于赤若绝的秘密,不知道他是否会想让人知道上辈子这些事,自己贸贸然的说了,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他呢!

  对此,慕轻歌有些犯难。品 书 网  .   .

  她脑子快速的转了一圈,还是决定先不说了,下次征求一下赤若绝的意见,看看他同意与否再说吧。

  这么想着,她对容珏道:“赤大哥曾经救过我性命。”这一恩情,慕轻歌是不可能忘记的。

  容珏怔了一下。

  他想了很多答案,却从不曾想过这个。

  救命之恩大于天……

  如果慕轻歌如今能活着当真有赤若绝的一份功劳,他便要感激他才是。

  这么想着,他胸中的沉闷不禁消散了一些。想到慕轻歌曾经有性命之忧,便忍不住问:“何时的事?”

  “很久了。”慕轻歌道:“从那之后,我们便没再见过。”

  这些回答,慕轻歌是觉得可行才说的。这样说,也算不上是欺骗,毕竟,她和赤若绝当真是上辈子小时候认识的,已经是上辈子的远久的事了,自那之后,他们确实没再见过。

  容珏听着,松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她光滑细致的脸蛋。

  老实说,他倒没有说怀疑慕轻歌什么的,她能率真大胆的向赤若绝介绍他是他夫君,他便没什么好介怀的了。

  只是,他心里有种莫名的不安。

  这种不安,是在赤若绝出现之后才开始有的,所以他格外的留心和在意。

  在他和慕轻歌的关系上,他不允许出现丝毫的差错!

  慕轻歌说完,见容珏不说话,还不知道在想什么,想得皱起了眉。她以为他不信她,有些生气,抓起他的手咬了一把!

  容珏手背微痛,回过神来,见她抱着他的一只手咬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少见出现的忧虑消散了些,无奈的道:“怎么了?好端端的咬人?”

  “谁让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不信你。”容珏无奈的道:“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想什么?”

  容珏不想将这些不好的情绪带给他,在他身边,她只虚开心快乐便好。

  这么想着,见她在外面呆久了,头上的发丝都有些湿了,他摸出一条帕子帮她擦拭,目光温和宠溺。

  慕轻歌随他做去,也不阻止,只是认真的对容珏道:“赤大哥就像我的大哥一样,他还救过我,我很敬重他,日后如果赤大哥有事需要我们帮忙,我们多些尽力可好?”

  “好。”如果赤若绝当真有需要的那样一天的话。

  “你真好!”慕轻歌笑眯眯的,踮起脚尖在容珏的薄唇上亲了一下。

  容珏尤其喜欢她直率却娇俏的模样,双眼弯起,也在她的唇瓣上啄了一口。

  原本是打算蜻蜓点水的吻一下的,结果两唇相抵,他便不想分开了,最后变成了唇瓣厮磨,唇舌相缠。

  一吻罢,慕轻歌身子脸蛋红彤彤的,微喘的被容珏摩挲着发顶拥在会怀里。

  一会之后,慕轻歌莫名其妙的笑了出来。

  容珏扬眉:“笑什么?”

  “没什么,只觉得我们好坏!”慕轻歌从容珏怀里出来,吐吐舌头看看四周,“此乃佛门重地啊,对佛祖是不是太不敬了些?”

  “心中有佛,敬自在于心,我们无愧于心便好。”容珏道:“况且,你之前不是也和端木说,我佛慈悲么,对于喜乐之事,我想佛祖是乐见其成的。”

  慕轻歌闻言,耸耸肩。

  容珏也不再说这个,慕轻歌在外面呆久了,又不戴斗篷帽子,不但头发湿了一点,脸耳尖都被冻得通红。容珏怀里暖,她笑嘻嘻的就扑进容珏怀里,搂住他的腰脸蛋在他怀里蹭啊蹭的,“嗯,还是抱着你舒服!”

  对于慕轻歌的行为和话,容珏唇瓣微微翘了一下,满眼欢欣。

  之后,两人相拥了片刻。

  这样的天气到底水汽湿气很重,容珏担心慕轻歌会冷着,便想和她一起回去。

  慕轻歌却摇头,扯着容珏宽大的袖子晃啊晃的,眉眼弯弯的道:“干嘛回去这么快啊,那里人那么多,这里桃花开得那么好,我们都还没观赏过呢!”

  话罢,也不等容珏说话,便又撇嘴,“此次来的人太多了,跟他们在一起一点意思都没有,好不容易耳根清净一些,我们自己到处看看呗!我还没看到过如此大的桃花林呢!真好看!”

  容珏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无论去到哪里,去做什么,都会有一堆反对之声,耳根不得清净。

  “好。”容珏伸手将她垂下来有些乱的发丝别到耳后,摸摸她有些凉的脸蛋,牵起她的手道:“我们就在这里走走吧。”

  “好!”

  慕轻歌眉开眼笑,立刻拉着容珏宽快的往前走。

  两人走走玩玩,赏赏花看看雪,谈着话,倒是难得的闲情逸致,也异常的舒适和自在。

  两人在外面莫约逗留了一个多时辰,慕轻歌还有些意犹未尽,容珏担心她头发湿了易感冒,便不许她再出去,打算回去佛堂一会,等头发干了,重新戴上斗篷帽子想出去的时候再出去。

  两人回去佛堂的时候,佛堂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净月大师给人解签解得差不多了,两人大师在佛堂中召集月老庙中的弟子进行授予见闻和学识,有些人好奇,也到佛堂去听了。

  两人见里面人多,便不打扰,找了一处坐了下来。

  慕轻歌今天也累了,而且还没有午休,所以一坐下来便觉得有些困,打了一个呵欠,抱着容珏的手臂,将脑袋搁在容珏的肩膀上,便闭上眼睛歇息了。

  容珏知道她疲惫了,也不阻止她,轻柔的脱了她有些湿的斗篷,让将离重新那一件来替她穿上,再给她擦拭有些许湿的发丝,让她睡得舒服些。

  容珏做这些时,慕轻歌由始至终都没有醒来。

  两人不过坐了不过两刻钟,便陆续看到有人走出来了,然后,就看到慕轻歌懒洋洋的趴在容珏怀里睡得香甜,容珏轻柔的照顾她的情景。

  很简单的情景,却让在场很多人都看呆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