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四百一十五章将死之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i.com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血溅四方!

  “啊!”

  楼层上的人吓得抱着头一边窜逃一边大叫,“杀人啦!杀人啦!”

  慕轻歌抿唇,猛地上前查看,却发现受伤的人几乎全是男性,他们都还没有死,不过伤得很重,赤红的飞刀从他们的心脏处划过,胸口的肋骨被砍断了数根,血液跟泉眼似的连连冒血,慕轻歌一看就知道心脏也被伤及了。品 书 网  .   .

  不只是心脏,飞刀是沿着右侧飞身而开的,所以,几乎所有右臂的伤口都深可见骨!

  因为那一把刀上面有剧毒,所以那些流出来的血液都是紫黑紫黑的,看起来非常可怖。

  那些人还有一些意识,“救……救我……”

  慕轻歌看着,为医者的反应让她第一时间便蹲下身去想要为这些人做一些急救,却被容珏拉住了手臂,“歌儿,你又不懂医,莫要凑热闹了。”

  慕轻歌一听,脑子灵光一闪顿住了所有动作。

  这些人恰好是在她出现的时候出事的,而且是重伤加剧毒,而今天恰好皇甫凌天住进珏王府……

  她的心脏拔凉拔凉的,有凉气从脚底蔓延上来,“但是,他,他们伤得很重……”救治迟一会,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救治及时,他们却也还能活命……

  “我知道。”容珏目光不着痕迹的看向四周,手坚定的将她拉起来,不容置喙的道:“所以,我们让人去请大夫。”

  话罢,他便想吩咐管家去就大夫,还没说话,忽然之间前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活阎王,小歌儿,你们怎么也在?”

  容珏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也不回答端木流月的话,转头对紧紧的护着姬子琰的管家道:“去请大夫来。”

  管家担忧的看了慕轻歌一眼,还没说话,端木流月看了一眼异常安静的慕轻歌,走到管家身边,包裹他怀里的姬子琰,桃花眼别有深意的道:“对,管家,快去请大夫,多请几个。”

  管家拱手:“是。”话罢,便转身离开了。

  慕轻歌眼睛定定的看着那些躺在血泊的人,脸庞紧绷。

  对为医者来说,这世上再也没有比看着人重伤却不能出手相救更痛苦的事情了。

  容珏抓住慕轻歌有些冰凉的指尖,将她扯回自己身边,将她揽入怀里,道:“大夫很快便来了。”不用愧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无缘无故,这些人怎么会被伤了?”端木流月等人走了过来,吏添香平时挺大胆的,但是看着躺在地上的上十个满身是血的人,吓得捂住眼不敢看。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秦子清蹲下身子查看那些人的伤口,看得直抽气,“心脏好像被利器给划破了,难怪会不停的涌出血来。重伤加剧毒,这样下去,不出半柱香时间,这些人必死无疑啊!”

  端木流月听着,笑了一下,“秦小姐,你不是懂医么,不出手救治一番?”

  “子清无能为力。”秦子清摇头,脸上有些羞愧,“子清只懂看一些小病小疼,如此重的伤,子清根本无从下手。”话罢,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咬着唇加了一句:“如此重伤,恐怕即便是神医圣手也无力回天吧。”

  “是么?”端木流月桃花眼一闪,转而看向北陵三个王子公主,不过还没开口,蒯紫映便高傲的哼道:“端木世子,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们天启了,区区几个贱民,也妄想我们北陵皇室出手?”

  容擎之瞳仁显露,“在性命面前,众生平等。”

  蒯紫映喜欢容擎之,他一开口,她也没有再说什么,瞟了一眼慕轻歌,不服的道:“这些人好歹也是你们天启人,这里懂医术的可不止我们北陵的,你们珏……”

  “我们绝对是鲜少有人能医治这样重伤的,不知以紫映公主的能力能不能救回这些人?”端木流月一派自然的截住她的话,脸上含笑的问。

  端木流月前面那一句话蒯紫映爱听,高傲的扬起下颌,“这倒要本公主认真观察一番才行了。”

  话罢,她上前几步,走到其中一个伤者面前,认真的观察了一番,面露难色,哼了一声,有些不甘的甩袖站了起来,“都是将死之人了,救不了的!”

  端木流月叹了一声,“要论医术和用毒解毒,我们这里没有人比你们北陵的三位王子公主厉害的了,紫映公主也救不了难道这些人当真是在劫难逃了?”

  这话一出,蒯烈风冰冷的眸子眯了一下,意味不明的看向慕轻歌。不过,他素来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所以并没有开口的打算,冷冰冰的坐到一边去了。

  蒯烈门和蒯紫映齐齐愣了一下,然后高傲的扬起了下巴,“那自然是。”哼,算他识相,慕轻歌医术虽然也不错,但是绝对比不上他们的!

  慕轻歌容色晦涩不明,一字不说。

  雨眠郡主从出现开始就盯着容珏揽住慕轻歌肩膀的手,眼底全是嫉妒,注意到慕轻歌的脸色,掩唇讥诮的笑道:“珏王妃脸色好凝重啊,不过几个刁民伤了,怎么跟伤了你很重视的人似的?”

  她话刚落,慕轻歌便冷冷的扫了一眼过去。

  容珏薄唇抿着,显然也有些生气了。

  雨眠郡主咬紧唇,不敢再造次。

  “今天可是喜庆的灯火节,珏王妃第一次能眼见灯火节,却看到如此噩耗,自然是心里不舒服。”秦子清善解人意的替慕轻歌说话,并安慰道:“珏王妃,这场面到底是血腥了一些,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到一旁去歇一会。”

  要是其他时候,慕轻歌还会去理会一下秦子清,跟她说上两句,但是今天她当真不想花心情在上面。

  这些人,也太不将人命看在眼内了。

  她有留意到,前来的这些人里面,没有人多少人在看到这些人受伤后,是真正的觉得不忍的,包括以温柔纯良示人的秦子清和赤天骄。

  大多数人眼底只有见血的厌弃和恶心,没有人真正的同情过这些将死之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