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三百八十七章休了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移开视线后,漆黑双目看向慕轻歌,见她一人与他们所有人对面站着,孤零零的与他们面对站着,大眼充满倔强,一脸无畏。

  她身上没有任何伤,他的心却恍若被人攥住了一般。

  窒息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

  他卓然而立,薄唇微抿与要上前与她并肩站立,然而他脚步才刚迈开,端木流月便在他后背一点!

  他瞬间动弹不得。

  他还能说话,冷冷地质问:“你找死?”

  “我还不想死,我暂且也死不了。”端木流月双目直视着躺在地上的蒹葭公主,看着她身上那几乎不带痕迹的伤口,“但是,如果你急着过去对小歌儿就是雪上加霜,小歌儿到时候会更加举步维艰。”

  或许,会出事的是慕轻歌!

  “本世子知道你现在很想一张将我劈开两半,但是现为了小歌儿好,为了你们好,这样做是最好的。”

  “你能为一个人冲动真是难得一见,看着你冲动我浑身热血都在沸腾,真想看看你冲动的时候会做出怎么样的事来。但是,本是道到底事好人,不能做损害朋友的事,只好损失了这一幕戏了。”

  皇甫凌天也在旁边,冷淡的道:“流月说得没错,莫要冲动。”

  容珏双目静静的看着慕轻歌,命令端木流月:“放开!”

  “不。”端木流月手中的扇子猛地一收,嬉皮笑脸的脸上冷静果断,“或许你有你的解决方法,但是我认为现在最好还是静观其变。”

  皇甫凌天淡淡地:“赞同。”

  两人皆是少见的坚决。

  皇帝看看地上蒹葭公主,再冷冷的看着慕轻歌,威严的脸上也闪现怒容,“来人,将蒹葭公主抬回宫殿去,让所有御医到公主殿里伺候着!”

  “是!”刘总管欠着腰,微微应着,低垂的一双眼暗暗朝慕轻歌看了一眼过去,眸子开阖间,寒光毕露。

  皇帝唇瓣紧抿,指着蒹葭公主问:“珏王妃,蒹葭公主可是你所伤?”

  明知故问!

  慕轻歌很想给他这四个字,但是他并未做出过伤害她的事,她还是给面子的点点头,“是。”

  “为何?”皇帝勃然大怒,“蒹葭公主即使和你有过节,但是她如今已经得到应得的惩罚,坐在了轮椅上,你的气难道还不出够么?”

  慕轻歌闻言笑了一下。

  皇帝眯眸,冷冷的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慕轻歌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终于还是给面子的说了一句:“我的座右铭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皇帝拧眉,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都尉盔甲的男子上前,拱手报告:“皇上,凌霄台今日不见一兵一卒,阶梯上躺着的两个丫鬟乃蒹葭公主的贴身宫娥。”

  “凌霄台今日无一兵一卒?”皇帝眸眼睛扫过太后和皇后,深吸了一口气,明显在压抑着怒气,又问:“两个宫娥可有异常?”

  “遭受重击,晕厥过去罢了,没大碍。”都尉垂眸,迟疑的道:“不过,两人懂一点功夫,手中皆持着匕首……”

  皇帝一听,点了点头。

  而队伍当中的一些人,也大概明白了一些东西。

  皇帝看向慕轻歌,“你是出于自卫,才伤了公主?”

  慕轻歌想不到皇帝会这样问,她以为皇帝会直接判她罪行的。

  她眼底闪过诧异,微微低头,正要开口,太后便恼道:“皇上,从两个宫娥身上能看出什么?谁有证据证明是她自卫,不是凝儿的宫娥为了护主,才向她出手?”

  这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

  毕竟,太后之言也并无道理。

  出现了两种可能,事情也变得难办起来了。

  皇帝沉默了一下,双目紧紧盯着慕轻歌,“你说说,事情到底是如何的?”

  太后并不给慕轻歌开口的机会,“皇上,你不能偏颇,她说了又如何,不过是她一面之词罢了,根本就不可信!”

  “皇上,太后言之有理。”忽而,一个大臣站了出来,拱手道:“臣以为蒹葭公主乃擎亲王唯一血脉,承蒙皇恩庇佑,蒹葭公主方能健康成长。”

  “况且,臣以为,一个人即便出于自卫,也不能出手狠毒,故意将人伤至此地步。据臣所知,蒹葭公主早已经行动不便,腿不能站手不能动,根本伤害不了珏王妃,如果当真是公主想伤害珏王妃,也是两个宫娥出手,无论如何都不比和蒹葭公主交手。”

  慕轻歌听着,眼睛看向那个大臣,却见他年过半百,但是眉眼生得极好,气度儒雅,颇有翩翩中年男人的意味。

  只是,看着他的一双眉眼,慕轻歌觉得有点熟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是努力的想却又想不起来。

  “哟,真是一番好的推论啊!”端木流月含笑悠悠道:“秦左相,你的意思是,珏王妃是有意出手伤害蒹葭公主了?”

  秦左相?

  慕轻歌眯眸,难怪她觉得他有些眼熟,原来他竟然就是秦子清的父亲啊!

  “秦某不敢。”秦左相不卑不亢的拱手道:“这只是臣的推测罢了。”

  “推测?”端木流月轻晒,“本世子倒觉得秦左相已经了然于胸了呢!”

  “秦某不才,不能立刻替皇上分忧。”

  “皇上,您日理万机,何必浪费时间在这上面?”太后道:“无论这件事如何,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凝儿,珏王妃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凝儿才是受苦之人啊!”

  皇帝一听,沉吟一下,“众爱卿觉得如何?”

  几个大臣齐齐站出来,看着蒹葭公主摇头叹息:“皇上,臣等认同太后之言,无论是谁先怨念先起,珏王妃出手过狠确实是事实,况且珏王妃她毫发未损……”

  皇帝听着,举手让他们先莫说,“朕明白了。”话罢,然后看向慕轻歌,“珏王妃,蒹葭公主这身上的伤当真是拜你所赐?”

  慕轻歌淡淡地:“是。”

  “皇上您看,她亲口承认了!”太后指着着慕轻歌,尖声道:“如此心肠歹毒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我们天启皇家人?让珏儿休了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