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三百二十二章一生只有她一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纸?”

  “没错,就是白纸!”慕轻歌说得斩钉截铁,只是将画纸往回塞的动作快得让人生疑。

  容珏自然不信那只是一张白纸,见这丫头脸色不自然的将画纸藏得极快,便知里面定有奥妙在。

  指尖一点,被慕轻歌拿着要塞进怀里的画纸忽然像长了脚似的往他掌心飞去!

  “喂!”原本还在自己的手上的画纸就这么跑到了容珏的手上,慕轻歌眼睛圆睁,“你干嘛啊!”

  容珏轻飘飘地:“欣赏一下你的大作。”

  话罢,他便要摊开折叠成一层层的画纸。

  “不准看!”慕轻歌恼羞成怒的扑过去,欲要从他手中抢回画纸。

  容珏一个侧身躲了开去,双手有条不紊的将画纸摊开。他还没完全摊开,只摊开了微微一角,但也就是这一角,他立刻看到了属于男女子非礼勿视的,亲密的交叠在一起赤.裸裸的……下.体!

  容珏脑仁狠狠的一抽,脸色一红一黑,唰的一声将画纸重新合了起来,侧眸射向她:“你画的?”

  看他的表情,慕轻歌就知道他定然是已经看到了。

  慕轻歌还想伸手去抢画,容珏却将之放进了自己的怀里。慕轻歌气得直跳脚,见他黑着脸看着她,她叉腰:“是我画的又怎么样,你凶什么凶?”她画的画,他抢了去看,还好意思凶!

  容珏额头青筋啪啪突跳着,“你怎么会画出这样的东西来?”他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一些什么东西!

  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家,竟然能画出赤身**的男子来!

  最重要的是,她不该明白的男子部位还画得异常清晰,逼真得让人深深的怀疑她到底是盯着那器官看了多久,对那部位有多熟悉才能画成这样!

  慕轻歌弓腰站在马车里,伸手摸去容珏怀里想将画纸拿回来,“想画,自然就画出来了!”她上辈子懂医术的好么,她是个现代人好么,她对人体了如指掌有什么出奇的!

  容珏一把扣住她的手,“画纸以后放在我这里了。(魔域口袋版)”

  “凭什么?!”

  “凭我是你夫君。”容珏说时,扣住她的手一用力,慕轻歌一个不防备,被他一拉,然后跌坐在他腿上。

  她坐在他的大腿,非常亲密。

  但是慕轻歌此刻最关心的不是这个,她还是想将画夺回来,坐在他腿上双手猛地往他怀里探,“你算哪门子夫君,你别忘了我只是你的妾!你最多只能算得上我的姘头而已!”

  在慕轻歌心中,妾=第三者=情人=姘头!

  容珏并不懂慕轻歌话里的姘头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文辞博敏,他懂一个‘姘’字,只要脑子一转,便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了。(魔域口袋版)

  他脸色当即黑了。

  而驱车的管家并不知两人为何事吵了起来,听到慕轻歌说姘头二字,差点一个趔趄从马车上摔了下去!

  他扣住她双手不让她乱动,“丫头,不要随意说这些词语!”

  “怎么随意了?”慕轻歌哼哼哈哈的,偏要乱动:“这是事实好么?我都还不怪你莫名其妙降我为妾呢,你倒是要求多起来了。”

  说到这个,容珏有些无奈,眼底也温柔起来,亲亲她的额角,“抱歉。”

  “抱歉很大啊?”慕轻歌也不躲,任他亲,嘴上却不客气的道:“我告诉你啊,别以为我喜欢你就可以拿乔啊,我可以喜欢你同样也可以不喜欢你!”

  她这话一出,容珏眸子一寒,冷冷的睨着她。

  慕轻歌被他看得脑袋一缩。

  不过,很快她便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只有你有眼睛瞪人啊!”

  她双目圆滚滚的,灵动漂亮,他盯着她,眼底有些严厉:“将方才后面的半句话收回去!”

  慕轻歌看着他素来冷清的双眸当真染上火气,怔了一下,也知道自己方才后面那半句话确实不应该说出来。

  她扬起小下巴跟他讲条件:“你将画纸给回我,我就收回去。”

  容珏黑脸:“慕轻歌!”

  这还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他的声音优雅低沉,声线非常好听,即使是带着警告的叫她,她其实也不怕他的,但是见他如此在意她随意说的那一句话,她噘嘴:“好嘛,我说错话了,我收回行了么?”

  “下次这样的话莫要乱说。”容珏在她白嫩嫩的脸颊吻了一下,“不然我当真会生气。”

  慕轻歌侧头过去看他,也有话在先:“我告诉你,我慕轻歌可不是那些夫君说什么就乖乖听从的女子,你想要我如何,还要看你。”

  容珏扬眉,“我?”

  “没错。”慕轻歌颔首,目光坚定,语音铿锵:“我爱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与你有关的事我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若然有一天你不值得我爱,或者是让我恨你,我不怕你有多大的权利,就算倾覆天下,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正在驱车的管家听了慕轻歌这一番言辞,吓得冷汗都冒了一身!

  容珏却目光柔和,松开扣住她的手,轻轻捧住她的脸倾身去浅浅的啄着她的唇,黑眸流光溢彩:“我认真的记着了。”

  慕轻歌这一番话这个迂腐时代很多男人应该都受不了的,她的话太自我,思想太过惊人,连倾覆天下的话都说出来了。

  容珏的回应不是点头,不是应一声‘是’或者‘我知道了’,更不是害怕或者迟疑,而是很温柔的吻着她,很真挚的说了一句‘我认真的记着了’。

  慕轻歌注意到,他再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双目异常漂亮,里面明显的带着高兴,仿佛,他好像已经等她这一句对他宣言很久了。

  她为她这样的言辞而感到高兴!

  慕轻歌心脏在加速,她睨着他,坚持道:“还有,这些前提下,我要求唯一。”也就是,一生只有她一人!

  这个时代的男子,特别是像他这样出色得人神共愤的男子,他能做得到么?

  “你啊,明明很聪明的,但是有些时候又笨得可以。”容珏指腹轻抚她鲜艳欲滴的唇瓣,没好气的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即便你是妾,也只会是唯一的妾,而且妾上无妻?”

  从他们成婚的当晚,从他将她降为妾开始,就已经说明,他一生只有她一人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