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三百二十一章怪异的三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年被掐痛了,眼中含泪,却不敢喊痛,“但是人家想出宫玩玩嘛!”

  慕轻歌放开手,没得商量的道:“不行,回去。(飞飞应用)”

  “四王嫂……”容颖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可怜巴巴的摇着尾巴,想去触摸慕轻歌的衣袖求怜惜。

  容珏轻飘飘的瞥了一眼过来,他手一颤,立刻缩了回去。

  “将离。”容珏不容拒绝的道:“送五殿下回宫。”

  “是!”将离领命,对容颖道:“五殿下,请。”

  容颖好不甘心,双眼看着慕轻歌,在诉说着不舍。

  慕轻歌被他看得自己再不答应他都要变成罪人了,伸手扯扯容珏的衣袖,眨眨眼道:“要不留他一晚?”

  众人留意到她的小动作,脸色各异,然后下意识的看向容珏。

  却见容珏脸上没有厌弃,也没有不耐烦,更加没有挥开慕轻歌的手,反而冷清的脸缓和了一些,道:“如果往日还行,今儿不可以。”

  慕轻歌闻言,想起了皇帝走之前说的设宴。

  有众多的邻国友人在,这一设宴应该是大场面的,阶品高的宫妃定然是要出席的的。

  淑妃是四妃之一,自然也要出席。

  而容颖如今还在宫里住着,没到年龄出宫建府,自然也要参加宴会。(魔域口袋版)如果他莫名的不回宫,也不参加,不但淑妃急,有心人也会问起,如果细细追究一番,又免不了有一场尔虞我诈了。

  如果这样的话,不论是对容颖还是珏王府,都不是一件好事。

  “乖,回去吧。”慕轻歌伸手摸摸少年的头顶,补偿的道,“下一次有机会,你喜欢住多久就住多久可好?”

  少年也知道这一次想要去珏王府是不可能的了。意外得到慕轻歌的许诺,也知道慕轻歌是真心待她,便很乖巧的点头,“四王嫂,你记得哦,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慕轻歌颔首。

  “那我走了哦。”少年依依不舍的说着,跟着将离走了。

  慕轻歌看着他走了好几米远,才转头看向容珏,仰起脸笑眯眯的问他:“你怎么来了?男子项目结束了?”

  “还没结束,应该要到晚上才结束。”

  如果是早些时辰慕轻歌听了会很高兴,二话不说的就想跑过去参加一番,但是方才作画的事扰了她的兴致,她也懒得参加了。

  端木流月的说她越多才艺展示,反而越好,起码皇家有面子。(美女图片)但是,他忽略了一点,如果这样的话,她也成为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枪打出头鸟啊!

  有时候,还是收敛一些为好。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现在真心兴致不高,也懒得费心思了。

  不过,“既然男子项目还没结束,你怎么有空过来?”

  容珏没解释,淡淡的伸手过去牵起她的,“我们回府吧。”

  看着他优雅好看的手主动牵起其他人的,在场之人都怔了一下。

  “好。”慕轻歌也没有多问,乖乖的任由容珏牵着往门口走去。

  一边走,她想起了华懿然,“然然,你要过来么?”

  “不了。”华懿然对慕轻歌挥挥手,“下次吧,今儿我要回府。”

  慕轻歌也不勉强,点点头作罢了。

  在出去的时候,慕轻歌想起了什么,眼睛看向一个角落,搜寻到了秦子清等去谈话的三人。

  她看扫三人的神色都有些奇怪。

  秦子清低垂着头,慕轻歌看不到她脸部表情,隔着一段距离倒是隐隐约约的看到红翎公主咬着牙,一副气愤的模样。

  而画晴郡主身子好像有些颤抖,也不知道是在哭还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慕轻歌心里打了一个突,总觉得怪怪的。

  “怎么了?”容珏察觉到她的分心,指尖在她掌心轻挠了挠。

  “哈,痒!”慕轻歌被她挠得身子都颤了一下,笑着要甩开他的手。

  容珏握紧了些,不让她甩开,“莫要东看西看,也莫要理会太多。”他在这里还四处看,一点都不乖!

  “哦。”该留意的已经留意了,慕轻歌御史很爽快的点点头。

  后面的端木流月看着两人,则大笑出声:“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容珏冷冷的瞥了一眼他。

  端木流月也不怕,饶有趣味的盯着他们牵着的手继续朗声大笑。

  笑了一会,发现一向会跟他拌两句嘴的慕轻歌竟然不理他,好生惊讶:“小歌儿,你怎么一声不哼啊?”

  慕轻歌这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夫令如山,懂不懂!”

  容珏听着,唇角松动,笑了一下。

  端木流月看着他的笑,愣了一下。三人这时已经走出来试炼阁门口了,他站定,也不再跟上去,看着容珏的背影,叹息的浅笑了一下,“真是让人嫉妒啊!”

  说着,他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也不去打扰两人了。

  容珏和慕轻歌刚出门口,管家就牵了马车过来,两人一起上了马车。

  马车出发,容珏给慕轻歌倒了一杯茶,慕轻歌背靠在马车上,浅浅的抿茶。

  容珏问她,“今儿在书画项目的事,是怎么回事?”

  慕轻歌:“就如皇叔所说的那样。”

  “你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这件事很有蹊跷。”慕轻歌道:“不是说每个参赛者桌上都有五张画纸么,我没数过,但是按照她们后来数出来的,说是我的桌上多了一张,也就是六张。但是其实不然。”

  “嗯?”容珏扬眉,“怎么说?”

  “如果她们数出来的树木当真是六张的话,那么,我的桌面上其实有七张。”说时,她从袖口里拿出一张被叠着的画纸来。

  容珏扬眉,“你怎么揣着一张?”

  “唉,别说了。”慕轻歌很是气愤的道,“原本想栽赃一下人的,不料却被人栽赃!”

  “嗯?”容珏眸子一转,聪明如他,自然不会认为慕轻歌话语里的栽赃是用一张画纸来栽赃人。

  “纸上画了画?”容珏眸子微眯,“画了什么?”既然要栽赃人,画里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人东西。

  靠!

  这丫的太聪明了!

  慕轻歌想不到容珏竟然会想到这两点,轻咳两下,双眼闪躲着容珏的,“没什么,就是一张白纸!”说着,就要将画给收回怀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