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三百一十四章上不得台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容擎之眸子一闪,“回母后,出了一些意外……”

  “意外?这不是借口。(魔域口袋版)”太后不悦拧眉,“英雄大会举办这么多年,还未曾出现过弃权的情况,无论是什么意外,也不应该弃权!”

  此言一出,全场安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清晰。

  皇后恍若不觉,心有忧虑的道:“有了弃权的先例,往后英雄大会便会有参赛者有样学样,没一点事儿就要弃权不参与,恐怕会给日后的英雄大会造成各种混乱和麻烦。”

  慕轻歌低垂的眸子一掀,唇角勾了一下。

  皇后好生口才,一句话看似是忧虑之言,不责罚谁,事实上却暗暗将她弃权的行为归为‘没一点事儿’之下作出的决定。

  “珏王妃如此做,确实让人有些意外。”一个穿着异域服饰,身材精悍壮硕,下巴长着一层短髯,五官粗犷的邻国友人回头看了一眼容珏,“本王来天启也有两三天了,正式的见过晟王妃,放王妃,珏王妃只在比武时匆匆一见,只闻其声,连打个照面都未曾。”

  话罢,沉沉一笑,“本以为是珏王爷政事上低调,珏王妃也低调,却不曾想过或许是珏王妃各方面一般,上不得台面的缘故?”

  他这话说得很直接,全场气氛瞬时间冷凝了起来,皇帝等人脸色都沉了沉。(魔域口袋版)

  华懿然愤然咬牙,“这个苍狼王,当真是好烂的一张嘴,如果不是人多看我不将她的狗嘴给撕烂了!”

  慕轻歌眼皮翻了翻,脸色冷静自若,看不出一丝生气。

  倒是听到华懿然说苍狼王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异光,瞟一眼华懿然:“你撕得过他么?”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苍狼王是啻刖(chi玉e)国的大王子赤苍莽。

  啻刖国是整个大陆最东边的国家,整个国家有三分之二的领土是沙漠,剩下的三分之一则是险奇的雨林。

  啻刖国名声并不算好,先别说每年都会有啻刖过的将领率领大军进犯他国边疆,越货掠夺,有时还会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但是,啻刖国国家居住地方少,人也少,却鲜少有人敢侵略它。(魔域口袋版)

  原因并非是国力强悍,精兵猛将多如牛毛,而是因为它的地理环境诡异独特。

  啻刖国的沙漠变幻无常,雨林奇兽凶猛,不经允许进去,即便你是千军万马,也能一夜之间将之倾覆!

  啻刖国地方奇,所出之人也奇,国家人少,却懂非常多奇艺怪术,很多东西也稀奇古怪的,让人匪夷所思之余也鲜少有人敢进去惹他们。

  而苍狼王这人,传言他人力大无穷,武力极高,还懂甚多秘术,还有,这人看着与一般的壮汉无疑,实则诡计多端,凶狠毒辣,让人防不胜防!

  天启国和啻刖国好像鲜少有往来,慕轻歌不知晓这一次英雄大会他怎么会千里迢迢而来,更不知他此时竟会开口针对容珏。

  “他武功是不错。”华懿然轻哼,“我撕不了,我父王肯定能!”

  慕轻歌笑了笑,不语,眼睛盯着皇帝那一边。

  因为赤苍莽的话,众人小心翼翼的看向容珏,想看他如何应对。

  不过,他们并不觉得容珏会开口。

  因为,曾经在这样无数个场合里,容珏都是无论旁人如何冷嘲热讽,如何针对他,他都只是冷冷清清的坐着,一言不发的。

  然而,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一次他竟然开口了。

  他如谪仙一般冷清,此刻淡淡一笑,“上不得台面?苍狼王心中之理好像和一般人有异啊。容珏不才,容珏之妻虽非出身名门,倒也是父皇赐婚,明媒正娶的,与容珏相敬如宾,并非兄弟阎墙,强取豪夺所得也。”

  容珏此言一出,苍狼王脸色极怒,而其他人则暗暗窃笑。

  毕竟,这世上几乎都知晓,苍狼王几年前看上了自己堂弟的妻子,不但因此设计让自己的堂弟身陷囹圄,还不顾人家妻子的反抗,硬是将之抢了过来。

  那个女子性子也烈,被凌辱一夜,翌日便自杀了。

  此事在啻刖国传得沸沸扬扬的,几乎无人不知,啻刖国皇帝当时大怒,原本是嫡子,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的他,因此事被夺去了太子之位,还受到了各方面的指责。

  赤苍莽将之当作是一生的耻辱,禁止旁人提起的。

  容珏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意有所指的说了出来,他如何能不怒?

  华懿然捂嘴笑,“这个活阎王当真厉害,不但一句话就维护了你,还将那一句‘上不得台面’还给了苍狼王。”

  慕轻歌也知道这件事的,也忍不住笑了,觉得容珏一言,确实厉害。

  不过,她也感觉到如芒刺背,总感感觉有人在看着她,她循着感觉看了一眼过去,却没发现什么,那个方向的叶挽衾,叶挽歌,杨琉璃,画晴郡主还有秦子清都规规矩矩的低着头,没敢有丝毫怠慢。

  “素来听说珏王爷冷面冷心,如今道真觉得传言有假,珏王爷对珏王妃倒是挺维护的。”苍狼王怒极反笑,一双眸子像是染上了雾霭似的,沉沉灼灼的扫向慕轻歌这个众女子站着的方向,“能让珏王爷如此维护的女子,本王当真想看看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呢!”

  容珏不言,倒是太后脸上染上笑意,对皇帝道:“皇上,往年女子项目前三甲都要当面论功封赏,今年如何?”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皇帝也笑了一下,皇帝不过是四十多岁,仪表堂堂的,笑起来还文质彬彬之感。他微笑的看向刘总管,“传女子项目前三甲前来吧。”

  “是!”刘总管得令,拂尘一甩,尖着嗓子拉长音道:“请女子项目前三甲面圣——!”

  第一舞台很大,慕轻歌之前画画是站在一个角落的,其实和评委席有一段距离的,而那些参赛者因为都围过来看慕轻歌作画,所以大家差不多都在哪一个角落里。

  一听刘总管这话,观众们都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让几人可以自由穿梭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