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懿然摸摸鼻尖,撇嘴道:“说到底还是有些人太会挣钱了。”

  端木流月哈哈大笑,点头:“这一点我倒是认同。”

  慕轻歌笑眯眯的,悠悠然的睨着他们,“你们说话怎么有一股酸味啊,是不是吃不了葡萄嫌葡萄酸啊?”

  端木流月和华懿然愣了一下,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两人齐齐跳脚,“小歌儿,你说说吃不了葡萄嫌葡萄酸呢?!”

  慕轻歌一点也不客气,“你们!”

  容珏则根本就没理会他们,拉着慕轻歌就在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

  端木流月等人也入座,华懿然很惊讶的看向慕轻歌:“歌儿,你知道这竹茶轩是你家黑心鬼的?”

  容珏做事素来低调,这茶庄很少有人知道母后主子是容珏,她知道是因为她爷爷提到过,偶尔得知的。

  方才看慕轻歌对竹茶轩那么陌生,她猜她也是第一次来的。

  但是,她却知道这里是容珏名下的茶庄。

  慕轻歌耸耸肩,没说她现在才是当家人,知道容珏名下所有的产业,这竹茶轩的年收益多少她都一清二楚。

  她没打算说,她在意的是之前在第二舞台那里发生的事情。

  她正要开门口,容珏从胸口摸出一瓶药扔给华懿然,语气冷清:“吃一颗。”

  慕轻歌看了一眼,那一瓶药赫然是当初她被蒹葭公主所伤,容珏给过她吃过的那一种药。

  一颗价值万金。

  华懿然乖乖接过,开了盖子倒出一颗药丸,放进嘴巴里吃了,然后巴巴的递还给容珏。

  容珏没理会她,示意慕轻歌接,慕轻歌感觉到容珏还是有些生气的,连忙伸手接过,然后想递回给容珏。

  容珏:“你拿着吧。”

  慕轻歌愣了一下,“但是我现在用不着。”

  “那就留着防身。”容珏给她倒了一杯茶,递给她,然后自己淡淡的抿着茶。

  慕轻歌听着,就只好自己将药瓶保管起来。

  端木流月撇嘴,“活阎王,你做得也太偏心了,就只会给小歌儿倒茶,连理都不理一下我们!”

  端木流月还敢抱怨容珏,华懿然却不敢,小心翼翼的睨着容珏,好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开口:“活阎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个人竟然会在比武场上使用暗器,还在我已经输的情况下还用飞镖攻击我,更不知歌儿竟然会出手救我……”

  慕轻歌听着,眉心一跳。

  原来,华懿然已经知道那些飞镖是她发射出去的。她原本以为只有容珏知道,因为他见过她设计出来的飞镖,却不想华懿然和端木流月也清楚这一回事。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了。”端木流月一番以往笑吟吟的态度,语带责备:“好端端的,你怎么就跑去比武了?上次凌天已经出事了,你是不是也想找死?”

  华懿然皱眉:“皇甫凌天出事了?什么好时候的事?可有大碍?”

  “前些日子的事情了。”端木流月用下巴向慕轻歌示意一下,“幸亏小歌儿救了他。”

  “歌儿?”华懿然愣一下,看向慕轻歌,伸手扯了一把慕轻歌的脸,“我就知道你不简单!自从听说你公然断了蒹葭公主的手脚开始,我就觉得你肯定有很厉害的地方,却不想你懂那么多啊!”

  她第一次见慕轻歌就觉得她很与众不同,除却对待事情之外,她好像还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

  她鲜少有朋友,却对她一见如故。

  今天射向她的暗器被拦截下之事,在那个男子一提醒之后,她立刻就觉得应该就是慕轻歌救了她。

  慕轻歌被他捏得脸蛋痛了,“然然放开!”

  “不放!”华懿然哼道:“谁叫你瞒着我啊,我……”

  她话还没说完,容珏朝她冷冷的瞥一眼过来,她手一僵,立刻乖乖的将手缩了回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她怕容珏的劲儿,让慕轻歌看了都觉得好笑。

  容珏放下杯子,冷清的道:“慕容书彦最近太放纵你了,是时候让他管管你了。”

  华懿然顿时炸毛了,拍案站起来:“你敢叫那个病秧子过来试试看!”

  容珏看都没看她一眼。

  华懿然顿时有些泄气,想到什么,转而扯扯慕轻歌的衣袖,哀求道:“歌儿,你帮我劝劝你家夫君吧,我还想呆到英雄大会结束再走呢!”

  慕轻歌很多事情都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忍不住转头看向容珏:“今天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有,然然今天比武和表兄上一次中毒有何关系?”

  端木流月挑眉,“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容珏也看向她,“猜不到?”

  “我有猜想一些,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跟我猜想的一样。”

  她猜想,华氏一族和皇甫一族在皇帝眼里太过扎眼,皇帝忍受不了这两家,所以,有心将这两家除之而后快。

  或许,皇甫凌天和华氏一族近些年来的没落,应该都与皇帝有关。

  慕轻歌将自己的猜想说了一遍,其他三人听了,点点头,“聪明,猜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慕轻歌抓住关键点,“也就是说,还有一些出入了?”

  “嗯。”端木流月道:“华氏一族和皇甫一族是大隐患,但是近年来威胁力逐渐下降。特别是皇甫一族,只剩下凌天一人。”

  “皇甫一族是天启的顶梁柱之一,顶梁柱如果断了,百姓会恐慌,流言四起,对皇家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慕轻歌挑眉,“也就是说,表兄之前中毒,并非皇上授意了?”

  “这件事没有绝对。”端木流月道:“就像今儿那个和华郡主比试的人,以他的行事方式,原本是不应该出现在比武大会上的,但是他偏偏出现了,还欲置华郡主于死地,这背后肯定不简单。”

  慕轻歌点点头。

  端木流月看向她,继续道:“小歌儿,老实说,我和还以为怎么都没想到你今儿回出手的。”

  慕轻歌:“但是然然她……”

  “不是还有我和活阎王么?”端木流月摇摇头,道:“当时情况确实危急,但是如果要出手的话我们也可以出手救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