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的么?”慕轻歌轻轻咬着筷子,灵动的眼珠子盯着两人,“但是我明明看到你们在笑。

  人笑得时候和抽搐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动用到的肌理,韧带和身体各个方面都不一样,传递给人的物理信息都有差异。”

  “……”将离和管家表示听糊涂了,什么肌理,什么韧带,什么物理信息,夫人一个女子轻轻松松就说出这样的字眼真的好么?

  还有,夫人您那么聪明,为何就没发现王爷现在看着他们的眼神已经变冷了呢?

  慕轻歌说的话他们听不懂,容珏又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将离和管家从来没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原来是这般碍眼的。

  他们吞吞口沫,异常识趣的道:“王爷夫人,小的还有事儿要办,请容小的先行离去。”

  话罢,也并不管容珏批准与否,夹着尾巴快快的溜了。

  “他们怎么一副逃命的模样?”慕轻歌瞟了一眼管家和将离仓皇而逃的背影,不解的问容珏。

  容珏眸子一闪,丝毫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替她夹一块鸭肉,道:“这鸭肉是你那两只鸭的鸭肉,感觉不错,你尝尝。”

  “哦,是么?”慕轻歌注意力成功转移,立刻夹起那煮得香喷喷的肉,笑眯眯道:“大爷家的鸭真是不错。”

  想到这鸭,慕轻歌立刻想到了段世子,今儿她没时间留意外面的消息,不知道段世子在乱葬岗如何了。

  嘻嘻,最好就有去无回!

  哼!

  容珏也不知道是对这些鸭的来历不感兴趣还是如何,从来没有问慕轻歌这一方面的东西。

  用完晚膳,容珏道:“古筝在这里,你给跟我说说你今儿学到的吧。”

  “好。”慕轻歌颔首,坐在古筝前,有点儿僵硬伸手抚琴,将今儿穴道的音阶和指法一边弹出来一边说出来。

  她动作声音,弹出来的音符对懂音乐的人来说艰涩而刺耳,容珏脸上倒是没有嫌弃的意思,容色温和淡定的一边抿茶一边看着她。

  慕轻歌弹完,问:“我有弹错么?”

  “没。”容珏漂亮得指尖轻轻摩挲杯沿,“这是你今儿学的?”

  “嗯。”慕轻歌皱眉瞅着他:“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我真的学得很差么?”

  “没有,很棒了。”容珏认真的摸摸她脑袋,“我家丫头很聪明。”

  “那是!”慕轻歌一下子就笑了,一点也不谦虚。不过,她也没跟容珏说这些东西亦道姑姑只是从一到尾跟她说过一遍而已。

  容珏看到一侧的琴谱,“你练习琴谱了么?”

  “没有。”慕轻歌摸摸鼻尖,皱眉道:“我看不懂。”

  “看不懂?”容珏对这个答案微微挑眉,显然是不明白她看不懂琴谱是如何能这么快学会这些音阶的,问:“要不要我教你?”

  “别。”慕轻歌耸耸肩,不想自寻麻烦,“我不想学。”

  容珏淡淡地:“不学你如何能看懂乐谱,如何弹奏?”

  慕轻歌很想说她不想弹这些曲子,古代的这些曲子她真心不感冒。

  不过,她没说,担心如果自己不学上面那些音符,看不懂乐谱,恐怕容珏会认为她没学会古筝,会不将傲风给她。

  她无力的趴在琴面上,“好吧,我学……”说时,她想到了什么,掀着眼皮看向他俊美异常的脸,“你懂音符?”

  容珏伸手拿过琴谱,正要开口,刚走没多久的管家急匆匆的从门口走了进来,“王爷……”

  他的话在看到慕轻歌趴在琴面上的时候呆了呆,有些心疼。

  这可是天下第一名琴啊,夫人这么不爱惜的就这么趴着真的好么?

  还有,夫人不知这琴的价值王爷您应该知晓的,为何不……纠正一下夫人?

  容珏翻乐谱的动作顿一下,“所谓何事?”

  管家看一眼慕轻歌,有些迟疑。

  慕轻歌耸耸肩,“既然你有事,还是明儿或者你有空的时候再说吧。”反正她不急的,学和不学对她来说都没差。

  “你坐下。”容珏当没看到管家迟疑的目光,对慕轻歌说道。

  慕轻歌挑眉:“机密什么的,我还是不听为好……”

  容珏当没听到,一边翻着乐谱一边对管家道:“你说吧。”

  管家深深的看了一眼慕轻歌,道:“是鸣凰码头出了点事。我们的人和英亲王的人发生了冲突,英亲王这事告到皇后娘娘那里去了,皇上让您进宫一趟。”

  “冲突?”容珏直接忽略管家后面让他进宫的话,云淡风轻的问:“什么冲突?”

  “我们原本和胡人约好在鸣凰码头交货的,结果在交货之前英亲王亲自领了一群人到鸣凰码头对胡人进行了施压性的游说,说他有我们一样的货,愿意比我们低四成的价格售给胡人。

  我们已经和湖人欠了书面协议,因为英亲王此举,胡人当即反悔,我们的人非常恼怒,三方就此发生了冲突。”

  “比我们低四成?”

  “是啊。”管家皱了皱眉,非常不解的道:“也不知道英亲王是怎么做到的,他的货价格奇低。”

  容珏唇角好像笑了一下,“胡人看过英亲王的货了么?”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

  容珏挥挥手,不甚在意的打断他:“你下去,跟他们说不要在意此事,既然胡人反悔不要我们的货,我们从此便不再与他们相交,我们的货拉回来便是了。”

  “啊?”管家又是吃惊又是恼怒,“王爷,英亲王如此不将您放在眼内,公然抢我们出海渠道不说还恶人先告状,我们就这样罢休会不会……”

  容珏不容拒绝的道:“下去吧。”

  管家有些不明所以,又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是非常尊敬容珏,点点头之后就下去了。

  慕轻歌抬头来看容珏,栓股熠熠生辉:“你做海上买卖?”

  “怎么,你感兴趣?”

  “还好。”慕轻歌看着容珏,“你们海上出售价格应该很公道吧?”

  “怎么这么问?”

  “四成不是一个小数目。”慕轻歌淡淡道:“如果你的价格公道的话,身为第一次出售商家,相同的货物如果能比你们低四成的价格出售,不是对方想抢大源头客大出血,就是货物有问题。

  反正正常是干不出这种事来就是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