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唉!古代喝酒的杯子本来就小巧精致,半杯酒真的是只有一小口而已。

  华老看着二人,越看便越觉得有趣,“珏小子,小丫头要喝便让她喝吧,难得一次。”

  “就是。”华懿然看着慕轻歌那半杯酒,越看越觉得慕轻歌可怜,“他不给你喝,我给。”说着,将自己的酒杯跟慕轻歌交换了一下。

  慕轻歌不胜感激,“谢谢然然。”

  “跟我客气作甚!”

  慕轻歌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眼前满满的一杯酒。

  其实慕轻歌不是嗜酒的人,她只是爱酒。她和上辈子很多人一样,喜欢品酒,喜欢收藏酒。

  她对酒的其实不挑的,世界上最名贵的酒她的酒窖里都有收藏,她能独自一人静静的品尝世上最好的红酒,也能和她组织里兄弟姐妹一起痛痛快快的喝上一两碗廉价的白酒!

  酒香飘逸,慕轻歌袖珍人酒气,深吸了一口气,正要端起酒喝,一只指骨分明修长漂亮手按住了她的杯沿。

  她横眉竖目:“黑心鬼,拿开你的手!”

  “你不能喝一整杯。”

  “我能!”慕轻歌拍他的手背,“我保证不会醉!”

  “……”

  “黑心鬼!!!”

  “黑心鬼?”华懿然仰头哈哈一笑:“轻歌,你这称呼贴切!”能给容珏起这样的名儿,还敢叫出来,对此,她对慕轻歌深感佩服!

  要知道,当初端木流月叫容珏一声闷葫芦,当初十二岁不到的容珏,不但一声不吭的将端木流月最爱的折扇用掌风碾成了粉末,还一掌将端木流月给打晕,扔进了冰湖去躺了一天一夜!

  容珏也没生气,轻飘飘的瞟了一眼华懿然,道:“听说群英会你报了比武项目是么?”

  华懿然一听,‘噗’的一声,嘴巴里的酒喷了出来,“你怎么知晓的?!”

  她明明托了多层关系,将这件事做到了绝对保密的!

  他是如何知晓的?!

  “我不但知道这个,我还知道,慕容书彦不让你去参加群英会的比武,如果去了慕容书彦就会将他给你的落雁剑收回。”

  容珏吊着眼皮看她,“你想我将这件事告诉慕容书彦?”他说时,按住慕轻歌酒杯的手慢条斯理的放开了。

  慕轻歌磨磨牙,乘机想要端起杯子来将杯子里的酒给喝了,但是,酒杯再次被人按住了。

  不过,这一次并不是容珏,而是华懿然。

  “轻歌,对不起啊。”华懿然蔫了的非常抱歉的对慕轻歌道:“你这夫君我现在得罪不起,只能委屈你了。”

  话罢,她端起慕轻歌没动过的那一杯酒,倒了一半到自己的酒杯里。

  于是乎,慕轻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由一杯酒变成了半杯酒。

  她肉都痛了!

  几个年轻人聊天,华老根本就不插话,眯着老眼,乐呵呵的一边吃菜一边喝酒。

  “吃菜。”容珏不顾慕轻歌对自己横眉竖目,给慕轻歌夹了一块用清汤煮的豆腐,“不准吃鸡和鱼不能吃,其他都可以吃。”

  慕轻歌忍住怒火,皮笑肉不笑地:“理由呢?”

  “喂!你会不会管得太宽了?人家轻歌吃什么还要你批准啊?”华懿然记恨容珏方才的行为,也对慕轻歌抱不平,“这里主菜就是鸡和鱼,你两样都不给轻歌吃,是不是不让她吃肉了?”

  “小姑娘精神好像有点不太好。”华老依旧笑呵呵的,问慕轻歌:“是不是不舒服啊?”

  唉,姜还是老的辣,这华老眼睛果然精明。

  慕轻歌敬重长辈,颔首:“昨天感冒发烧了。”

  “今天好像好像没有完全好。”容珏像是不经意的跟华老提起:“后山驱寒的药泉现在温度如何?”

  “正是温度最好的时候。”华老敛了笑,慈爱的对慕轻歌道:“小丫头,这个时候的感冒发烧可不能小觑,很容易反反复复的,要根治才行,待会儿吃了饭让然丫头带你去驱寒药泉泡一下药澡吧。”

  “难怪我怎么觉得你好像精神不太对呢,原来是身子不舒服啊。”华懿然拍拍胸口,对慕轻歌道:“轻歌你放心,驱寒药泉是天然药泉,如果谁受寒了,泡上半个时辰立刻好!”

  药泉?

  慕轻歌一听这个词,看了一眼优雅矜贵的在进食的容珏,怔了一下。

  难道……带她来华王府,就是为了给她驱寒的?

  “怎么不吃?”容珏扫一眼慕轻歌,淡淡道:“吃完就去泡药泉,然后回府练琴,距离群英会一个月不到了。”

  他这句话的言外之音是让她别病着,要好好练琴,不然他就要回傲风的意思么?!

  慕轻歌听得脸都黑了!

  她就知道,容珏这丫的怎么可能会对她如此细心,连一点小感冒都带她来泡药泉,原来是怕耽误了练古筝!

  华懿然挑眉:“轻歌你不懂古筝?”

  慕轻歌用筷子夹起容珏夹过来的一片豆腐放进嘴巴里吃,闻言无奈摇头:“不懂。”

  华懿然听着,哈哈一笑。

  “你笑什么笑!”华老笑骂道:“皇城里有人和你一样不懂古筝,就那么好笑?”

  华懿然哼道:“不是你学,你当然不知道用十根手指玩那几根弦有多么无聊!”

  “你少说那么多借口。”华老掀华懿然老底:“当初让你学古筝,你学了十天,恁是连五音都弹不出来!”

  学了十天连五音都弹不出来?!

  慕轻歌眨眨眼。

  “爷爷,你干嘛要提这件事?!”华懿然非常气愤,“不是说以后都不提这件事了么?你答应了我的!”

  “我没答应过。”华老哼道:“整个皇城的小姐,就只有你没参加过群英会的古筝比赛,就算我不说,人人都知道华王府的嫡女不懂古筝了。”

  华懿然被华老说得耷拉下脑袋。

  慕轻歌看着那么卖相好,香喷喷的多肉她却不能碰,简直虐心得不能再虐心了。

  她吃饭都兴致缺缺的,眼睛就只盯着那些肉看了。

  她自己是学医的,虽然自己身子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适,但是知道吃肉还是可以的。

  这么想着,正要偷偷的夹一块焖得香喷喷的鸡肉吃的,被微微侧身的容珏压住了筷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